帐号:
密码:
郭化峰(笔名江边)
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
北京花鸟画研究会会员
北京瀚水源书画院副院长
邮箱:ai88gui@163.com
  江边,原名郭化峰。中华书画家协会会员,北京花鸟画研究会会员,现任瀚水源书画院副院长。师于北京著名山水画家陈欣老师。
更多>>>
 

手机1:13811531691
手机2:15544135134
免费电话:4006-341319
网站:http://www.jbshy.net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农光里212号415室

您当前位置:江边书画苑 >> 藏品画廊 >> 古代藏品 >> 杨翰 >> 详细内容

浪漫之极----杨翰

2013-10-26 23:34:47 来源:江边书画苑 浏览:3384
内容提要:台湾裱 东西开门的
杨翰号樗,别号息柯居士,直隶新城(今河北新城)人,一作宛平人。道光二十五年(一八四五)进士,官湖南辰沅永靖道。考据金石,讨论书、画,文词诗歌,靡不精能,仿王宸小品,笔意恬雅,皴染秀,有出蓝之美。得何绍基书法,几可乱真。同治八年(一八六九)与晤于扬州,为汪题十二砚斋图。著粤西访碑录、抱遗堂诗文集、小柬题跋。罢官后游粤,归浯溪不逾年卒,年六十八。
杨翰父官四川蓬山,曾祷于峨眉山,生翰,故乳名普贤保。杨翰少聪颖,4岁从师诵《戴记》,每日能背一册;12岁举笔成文,乡人称奇。他性好山水,并喜碑刻,常在四川境内访碑,所写题记,广为流传,20岁举秀才,30岁中举.道光二十年(1840),鸦片战争起,父逝葬成都,服阙举于乡。道光二十四年举进士,次年入翰林,“淹滞八年之久”。在词林识何贞老,成忘年交。咸丰三年(1853),入清廷大臣胜克斋幕,理笔札翌年,保以知府用。咸丰五年,授永州知府,没有赴任,次年秋到楚,改权常德,自蜀中迎母;再次年又改权沅州。咸丰八年(1858),始履永州知府任,凡七年之久。同治三年(1864),升辰沅道,又五年之久。同治八年(1869),杨翰重回北京,再寻金石旧梦。后因母亲病重重回湖南,又任道员。不久,因“溪山文字”案,被人弹劾,说他只喜欢山水文物,不理民情,于同治十年(1870)被免官。次年,乃奉母退隐浯溪,安居漫郎宅,终不复出,以著述终老。光绪四年(1878),母卒。次年,杨翰亦卒,葬祁阳五里牌杨家山,子孙亦落籍于此。
  杨翰为晚清著名金石家。在京城“淹滞八年”期间,以书法金石为乐。京城厂肆、钟彝书画,泉器碑刻甚多。他经常出入其间,与友人共同研讨。他见多识广,偶作题跋,金石家杨欧客,见必手抄。大书法家刘石庵曾称其三绝:“题跋、诗、书。”。此时,其留言镌刻,惊服海内。
 任永州知府时,正值太平天国时期,永州先后于咸丰二年和咸丰九年,被太平军炮火轰击,城里建筑和文物古迹大都为战火所毁坏。他在任七年内,公务之暇,常登临山临水,搜求金石书画。零陵、祁阳间,元结、柳宗元、怀素等唐宋诸文人学士、名公世卿的旧迹,如澹岩、、漫郎宅、朝阳岩、绿天庵、愚溪、柳侯祠、元颜祠等,他都募资重行修葺一新,为保护永州名胜古迹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杨翰为官清廉,可谓两袖清风。在做永州知府七年中,他非常体惜民情。到民间查访,徒步行走不坐轿,不要县衙摆酒设宴。被削职为民后,一贫如洗。一家老少,靠他到桂林、广州等地卖字画度日。这在清朝当时那种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的腐朽统治中,是极为少见的。
杨翰在永州知府任上和削职落籍浯溪后,写下了大量作品,并整理成《诗集》、《志林》、《杂著》、《画谈》、《诗话》、《息柯杂著》、《归石轩画谈》、《九九消寒集》等。这些著作,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,包括诗词、散文、书画、金石等。现录其诗四首于下:
无题
有序
【题解】
本诗选自《浯溪诗文选》。这首诗前有小序,说明当时作诗和用韵情况。全诗写在浯溪月夜与朋友话别时,想到前贤关心国计民生,珍重友谊,不禁为自己的新愁别绪忧伤不止。诗先写自己做永州知府已有七个春秋,甚觉无所事事,一片自责之心全由“黄尘”托出。接着写诗人对杜甫、元结和黄庭坚等前贤的怀念和赞许,抒发了对杜甫、元结和黄庭坚忠诚国事却不为世人完全理解的悲伤感情,以及诗人为慨叹明皇没有作好治国大计以至于内忧外患,宦官后妃勾结弄权,因而玷污了祖国大好河山而恨不得“镌石壁”而篆新愁,情真意切,细腻传神,读来十分感人。
同治甲子去郡[2],与送行人浯溪话别。坐石上看月,依依不忍挥手。因亦用绿天庵九日韵纪事,书予桐轩[3]。
乌帽黄尘漫七秋,今情古意飞溪头。

杜陵感事同聱叟[4],山谷题诗忆少游[5]。
独对江山悲往迹,欲镌石壁篆新愁。

一痕凉月窥林入,照见劳人汔未休[6]。
【注释】
[1]杨翰,字伯飞,号海琴,河北新城人,清咸丰进士。咸丰八年任永州知府。同治十年退居浯溪,建息柯别墅,自号息柯居士。一生酷爱山水,工诗文,精于金石书画。
[2]同治:清穆宗年号。同治甲子:同治三年。
[3]桐轩:於(wū)同轩,诗人的好友,当时是县令。
[4]杜陵:杜甫。聱叟:元结的号。
[5]山谷:黄庭坚。少游:秦少游,黄庭坚好友。
[6]劳人:忧伤的人。汔(qì):庶几、几乎。
重修绿天庵
杨翰
题解】
绿天庵为草癫怀素修炼之处,诗人作为地方长官,决定重修。诗中描写了战乱后,登上城墙上的矮墙,看到断壁残垣的绿天庵,表达了对怀素人格的敬仰,但又哀其不幸的复杂心态,抒发了自己赤胆为国的豪情,也流露出了晚年退隐的愿望。
金戈铁马战场空,长啸登陴气自雄[1]。
肝胆轮囷同皓月[2],河山零荡又秋风。
云迷暖鹤余残垒,雨锁蛟龙卧梵客。
独向荆蓁寻笔冢[3],断碑犹对夕阳红。
【注释】
[1]陴(pí):城墙上的矮墙。
[2]轮囷:高大的样子。
[3]荆蓁(zhēng):荆棘和杂草
杨翰诗碑
这是清同治年间永州太守杨翰诗碑,高170厘米,宽100厘米,字大816厘米。这首诗写他在浯溪月夜话别之时,想到前贤关心国事,珍重友谊,不由得为自己离别的新愁伤感,情真意切,十分感人:乌帽黄尘漫七秋,(乌纱帽上蒙黄尘,经过七春秋。即在永州辛辛苦苦当了七年太守。)今情古意飞溪头。(
我是怀着今情古意的心飞向溪头的。)杜陵感事同聱叟,(杜少陵感慨时事,正同元聱叟。即杜甫与元结写了忧国忧民的诗篇,《舂陵行》和《杜鹃诗》。)山谷题诗忆少游。(黄山谷题磨崖诗时不禁忆起秦少游:惜秦少游已下世,不得此妙墨
之崖石耳。)独对江山悲往迹,(正对着江山悲感过去的遗迹。)欲镌石壁篆新愁。(想刻石抒发自己离别时的新愁。)一痕凉月窥林入,(一抹清凉的月光钻入了树林。)照见劳人汔未休。(照见忧伤的人几乎不能罢休。)同治甲子去郡(1864年我离开永州郡城),与送行人浯溪话别。坐石看月,依依不忍挥手。因亦用绿天庵九日韵纪事,书予桐轩。(因此也用绿天庵九日写诗的韵,记下这回事,写给祁阳县令於桐轩。)
《秋日游朝阳岩再用山谷韵》
  游山爱及秋,黄叶飘吟肩。孤岩插潇水,松桧盘千年。次山耽水石,山以铭词传。我来古人后,但见秋涛溅。身世随俯仰,桔槔自灌园。何处买修竹,汲水炊寒烟。旧迹惜圩,扪苔重镌,不见元季子,我愧观察袁(原注:唐韦嗣《浯溪记》言元次山季子,逊敏知治术)。每有思古情,常来听山泉。至此万缘尽,一心随潺。江云忽起,危楼夹飞仙。我将弃圭组,去放岂有此理岩船。
杨翰此诗描写了朝阳岩清孤、特出的秋色,感叹此岩经元结铭记后,才名闻遐尔。由此联想到自己治郡的艰辛,抒发了愿意卸任归田的情怀。
前一篇:已经是最前一篇了!
后一篇:已经是最后一篇了!

相关内容

内容评论

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
 
版权所有 江边书画苑